欧衡joan

他注定只能是天上的星光 万人慕仰 而非属于我一人的月亮

看客。

而你我 不过是看客

无夏之年:

CP:凯源


TAG:凯源/千总视角/十年后/现实向




(匆匆用了一点时间写完的,还有很多地方不满意,以后会好好修改一下)


(希望每个人都生活在温柔的爱里 )


 


 


 


我知道他的绝望。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神色,但他低头时侧脸的弧度和十年前几乎一模一样。


 


偏偏这一生就是这样漫长而无望。谁都被推着走,岁月真正毫不留情,让所有过往都变沉默。


 


他们的故事一直在戏台上唱着,我像戏台下唯一离得最近的看客。我见证过当年的粉墨登场,也曾真切的听过那一折游园惊梦。


 


戏台上的人一念起万水千山,戏台下已不知走过了多少过客。


 


有人扼腕叹息,有人拍案叫绝,每人心里都有一个想看的结局。只是剧本早就写好,被人紧紧捏在手心里,一笔一划的脉络都不容更改,连掌心的汗水都变得苦涩。


 


而你我。


毕竟只是看客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1.


 


我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雨刚好下起来,从下午起天色就暗得风雨欲来。我伸手拽了拽帽子,从钱包里掏出钞票递过去。开车的师傅大概四十来岁,很忠厚的样子。拿回找的零钱和发票,数了一下,六十八的车费司机只收了我六十。


 


我有些过意不去,司机转头过来对我呵呵的笑“小伙子,我认得你啊,大明星嘛,你叫什么来着……哦,对,易烊千玺,名字还挺特别的。我女儿可喜欢你了,房间里都贴的你的海报。那个,你要是方便,能给我写个签名儿吗?我想带回去,给孩子开心开心。”


 


“不客气,谢谢您女儿的支持。也希望以后能一直支持我们。”快速的签好名字,我冲着司机微笑点头,拉起帽子冲进雨幕。停车的位置距离公司大门有不短的一段距离。跑到一半,我突然觉得有些怅然。


 


习惯真的是时间最大的对手。


 


从一开始的“大家好,我是易烊千玺,来自湖南怀化……”到后来的“大家好,我是TFBOYS易烊千玺”。一路十年,从一个人变成三个人。身为偶像的个人意识渐渐淡化,说话时总习惯在最后放上一句“谢谢支持我们”。男人之间的感情,既简单直白,也有那么一点复杂。


 


但我得承认,遇到的是他们这群朋友,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了。


 


 


我还在天马行空的乱想着,不知不觉外套已经湿透了。雨越下越大,我加快速度冲到公司大门,刷了卡闪进去,看着身上一片湿漉漉的痕迹,我也没心情去拿资料,还是先转方向去练习室换身衣服再说。


 


周末的公司本来就没什么人,最近总是暴雨天气,再加上几天前发生的一些的事,每个人都多少被天气和情绪感染,更是没有人有心情没事儿往公司跑。走廊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。路过录音室的时候,我还是忍不住停下看了一眼。


 


一把吉他静静的躺在地上,断了的弦也没有被接上。话筒上还扣着一只浅绿色的手环。喝了一半的水杯放在桌面上,歌词本掉了几页在桌下。录音室的布置就和几天前一样,自从那天之后,我们都再也没有回来看过。于是这里就一直维持着原来的样子。


 


慌乱的气氛,尴尬的对视,言不由衷的告别。


 


像被什么东西击中心脏,我甩了甩头,加快脚步逃离似的走开了。


 


练习室的灯暗着。如果是以前,我都能想象到王源开着音乐一边练习跳舞一边给王俊凯丢眼刀,而大笑着露出虎牙的人则是抱着抱枕在地上笑的打滚,看到我就会对我招手大喊“千总舞神快过来哈哈哈我们一起嘲笑王源的广播体操!”结果总会换来已经跳到满头大汗的家伙一句小高音扑过来,拿自己当武器使劲挑战处女座的洁癖。


 


而现在,它孤单的站在黑暗里,和狼狈的我面面相觑。


 


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,手指沿着墙壁寻找开关,就在快要按下的一刻停住了动作。


练习室里有人。


 


那个人站在窗前,瘦削的背影被雨声淋得更寂寥。


他只是在那里站着,一动也不动的看向窗外。


 


靠的近了,我能勉强看得清那人穿了一件白衬衫,袖口松垮,下摆散落。


是王源。


 


 


2.


 


“……王源?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儿,也不开灯?”


 


我已经两天没有见到他了。自从那件事发生后,他们俩的一切通告都被暂停,我的事情却明显多了起来。闲下来的时候我一直在找他们,却始终联络不到人。


 


没见到的时候有无数问题,真的见到了,我反而不知该说什么。我一向不是擅长开导别人的人,在脑海中搜索了半天,也只能说出两个字。


 


“你们……”


 


“嗯。”他语气平静的应了一声,听到他的声音,我一瞬间恍惚了一下,却抓不住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某个想法。


 


“也没什么,其实我早就想过了。”王源转了个身,随手扯了扯衣领,整个人重重的靠在门上。他还穿着前天我见到他时的衬衫,头发看起来也凌乱不堪。我向他走近了一点,浓重的烟味立刻席卷上来。我不抽烟,立刻被呛的说不出话。


 


“你是抽了多少烟?闻起来像只烟斗,不要嗓子了是不是?”


 


他在黑暗里轻笑了两声。那种笑声,不能说是苦涩,也绝对称不上好听。


 


“要啊。怎么能不要。没有嗓子,我拿什么和你们唱歌。”他的语气还是淡淡的,却和另一个人的频率完全重合。我的大脑一片混乱,突然我想起了刚刚我发现了什么。王源的声音一直比较清亮,但我刚刚才发觉,他的嗓子沙哑下来的音色,竟然和王俊凯一模一样。


 


这算什么呢?因为爱你,我化身为你。


 


之后我们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。不知道静了多久,只能听到雨声杂乱无章的传进耳朵。他一动都不动的靠在门上,而我一瞬都不瞬的看着他侧影刀刻一般的线条。


 


雨越下越大。空气越来越冷。


他周身有一道轻微盘旋的气流,让我无法再前进一步。


 


又或许,我从来也没有真的靠近过他。


 


 


3.


 


不是有人曾经说过,在安静的空间里,人的五感会被急速放大。我以前一直觉得那都是扯淡,但现在,我的灵魂终于睁开了双眼,在这个让我言不由衷的雨夜。


 


科学家没骗我,情绪真的能在某种情况下被看清。


 


我知道他的绝望。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神色,但他低头时侧脸的弧度和十年前几乎一模一样。


 


十年前我见过他几乎一模一样的神色。那时我们刚刚在网络火起来,有了一定的人气,也有了相对于当时的年纪来讲的巨大的舆论压力。


 


那一次也是这样,也是在空旷的练习室里,王源也是以这样的角度靠在门上,十四岁的少年身形单薄,周身却散发着压抑的沉重。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只是和他在黑暗里彼此沉默了很久,然后他抬起头对我笑了一下说,小千千,我唱首歌给你听吧。


 


说完那句话,他直起身来,很认真的清了清嗓子,真的开始唱起歌来。


 


我手忙脚乱的用手机把那首歌录了下来,但还是漏掉了几句。这首歌没有后期,没有彩排,甚至没有话筒。但我一直舍不得删掉,甚至到很久之后还在一直循环。我觉得他唱的那首歌真的很好听,却在很久之后才听懂歌词。


 


“聚光灯/是种蒙恩/我却不能喊等一等”


“怕人看破/顾虑好多”


“我不唱声嘶力竭的情歌/不表示没有心碎的时刻”


“外向的孤独患者/需要认可”


 


怕人看破,顾虑好多。


唱完之后,他安静的站在那里,很久没有说话。我举着手机看着他,觉得自己的姿势很傻,想动又不敢动,本来想要笑一下自己,但他却比我先笑出来。


 


“我想通了。”他突然抬起头看着我,双眼盛满星星一样的光芒。我在黑暗里努力借着街灯看他。王源笑起来真的很好看,尤其是眼睛,弯起来的样子,就像一道通往最温柔角落的彩虹桥。


 


“嗯,想通了就好。”我有点尴尬的收起手机,接着他的话说了一句。我能大概猜到他的话是什么意思。但是在两个最好的兄弟的事情上,究竟要如何表态,我还从没有想过。


 


那个夏天,山城的空气意外燥热。我们每天都要训练到浑身脱力,录歌的时候不能开空调,好几次王俊凯的低血糖症状都差点要犯。不知道为什么,一向最担心他的王源却每次都只是神色复杂担忧的看着,很多次我看到他伸手,但最终还是慢慢收了回来。


 


我因此习惯了在身上随时备几颗糖果,也第一次习惯了坐在他们中间接受采访,甚至每次吃饭的时候,王源都要刻意的坐在我旁边。有时宇文宇浩他们会开几句不痛不痒的玩笑。王俊凯的反应一如往常,但王源每次都是很快的看一眼他,然后有些尴尬的微笑一下。


 


我曾经担心过他们之间会不会因此隔阂。但是那天之后,王源似乎真的如他所说一样“想通了。”他们的关系开始不受控制的疯狂升温,伴随而来的是我们的人气爆炸和来自青春期的躁动。然后,夏天结束的时候,暑假也就结束了,我告别了他们独自回到北京。这一别,就是整整三年。


 


 


4.


 


那几年的时光像一个记忆断层。在我没来得及参与的时候,有很多事的发展已经超出了预想的范围。


 


那些年里我一直一个人在北京,说和他们完全没有距离是假的。但即使隔着几千公里,他们之间的默契都能透过镜头感染到我。完全不需要短剧里的刻意渲染,只是几个眼神,几个下意识的动作。我没有恋爱过,但是看到他们,偶尔会有一种奇怪的想法:最好的爱情就应该是这样的吧。


 


关于网络上流传的那些我也不是没有看过。最开始是在微博。没有办法,只要打开界面搜索一下,铺天盖地全是TAG为凯源相关的信息。在最初的不敢置信后,我也会偶尔点开一些视频文章或图片看看。


 


好吧,说实话,要不是因为两个主角都是我熟悉的朋友,我觉得很多作品……还真的做的不错。至少比公司的剪辑和音效要好的太多了。而修图的技巧也很到位的把两个人的特点显现了出来。


 


对我来说,有一点是真的很幸运。在组合里,我的人气一直偏于弱势,所以在日常生活中,我遇到的情况要少很多。而他们,在铺天盖地的新闻和cp刷屏,甚至是在公司的故意造势之下,以官配的身份,陪在对方身边,一陪就是十年。


 


所有组合都要打这张牌。没有话题就没有人气。对这一点人人都心中有数。日光之下善意与恶意并存。人气和知名度迅速扩张的同时,诽谤与流言的声音也从未在他们身边停止过。但度过最艰难的时期后,他们似乎一夜成长为坚韧的少年。


 


宇文问过我,为什么他们从不退缩。


我猜想,大概是因为两个人一起走,谁都不舍得说累而停下脚步吧。


我有一点羡慕吧……就一点点。


在跳舞跳得有点累,打开微博微信总能看到他们名字排在一起的时候。


 


 


好像没什么打得过曾经两个字。


 


曾经被认为必须要在一起的两个人,被那么多人承载了青春和信念的两个人,声线一高一低却完全在同一频率的两个人,默契十足到甚至令我羡慕的两个人。只要站在一起,就能形成旁人无法靠近气场的两个人。被命运的手牵着,在节目中信誓旦旦说着“谁也不能把我们拆散”的两个人。


 


十年。


终于也到了终点。


 


 


 


雨势完全没有停息的意思。情绪一旦冷静下来,整个人都会不自觉地想说些什么。


 


但是说什么呢,说什么都是欲盖弥彰。我想说王源你知道吗我竟然会因为你们两个的事而感到巨大的遗憾,我想看你们好好走下去,对,就是看着你们走下去。


 


你们真的应该对我负责的你知道吗。在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时候,你们已经相爱了。你让我还没有找到爱情就见过了最好的爱情。给我一点儿希望行不行。这一生这么漫长,我还没找到去处。你看大街上人来人往,你知不知道每个人都有故事。我们看着你们走了这么久,结果你一句算了,过去的十年就当往事一杯酒你干杯我随意了?


 


我的嘴巴开开合合,始终发不出声音。那些文字仅仅是无序的排列着,因为找不到出口而把我的心脏逼到角落去。好不容易我有点儿逻辑时,话语权又被王源一把抢走,噎得我差点呛到自己。


 


“就这样吧,千玺。我也累了。这世界上,总得有点儿让你过不去的坎儿,有个让你放不下的人。这也不可怕。人要是没有弱点才叫可怕,说起来,我和他其实也不算失败。你知道的,我们甚至连开始都没有过。”


 


连开始都没有过。是,我知道,他们的确从来没有说过开始,或者,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过这一点。但是在很多人眼里,这并不重要,只要他们站在一起,就已经是一个圆满的画面了。


 


“这条路一点也不好走。有时我看到他下了通告后累成那个样子,我真的很心疼。当明星的路太难走,他想唱歌,我就陪着他一起唱。但是有的路,我只能陪到这里为止了。”


 


“不是这样的。你们之间……哎,我不知道要怎么说,但你们之间,早就不仅仅是你们两个人的事了。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连我自己也被这个逻辑噎住了一下。但忍耐了两天的话终于找到宣泄口,根本不由我控制。


 


“如果你们还把我当朋友——你们真的不应该这么轻易放弃。真的王源。你自己也知道有多少人对你们有那么多的憧憬。退一万步说,这么多年的感情,真的说放就放?我说一句话你别不信,你们不在一起,连我都不相信爱情了……”


 


“两个人之间的事,难道还会影响全世界吗?”他干脆利落的打断我。


 


我有些哽住,但还是实话实说:“至少你们两个,能创造并摧毁一个世界。”我突然有种掏出手机登上微博小号给他看一眼主页的想法。那些最终洗脑了我的东西,说不定也能改变一下他的想法。


 


“那并不是我们自愿的。”这次王源的语气异常坚决,“那个世界从一开始就不是我们的。或许真的能有人创造出一个世界,但一定不是因为我们,而是因为自己心里本来就有的爱。”


 


 


我看过很多人说过的支持他们的理由。因为这段感情干净而美好,真诚又温柔。即使远远看着,也能感受到汹涌澎湃的力量,从心底一点点涌上来。


 


世界还在继续转动。时间从洪荒起就不再停止。


那么多的力量,最终改变了什么?


 


 


5.


 


“其实分开也好。我们再这么纠缠下去,估计我妈和他妈都要杀过来了。”他似乎是想开个玩笑,可是一点都不好笑。


 


“好吧,我输了,我讲的笑话不好笑对不对。但我一直记得你给我们讲过的那个冷笑话,你说,最后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成了永远的好朋友。我当时真的没明白,后来我明白了。这样也不错。”


 


我看出来了,他不是在对我说话。就算今晚站在这里的只有空气,他大概也能一直不停的说下去。


 


在我走神的片刻,他已经喋喋不休的说了几大段话,明明嗓子都哽咽了,他竟然还有心情和我扯来扯去。“给你讲个冷笑话吧。最后,王俊凯和王源成了永远的好朋友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好像真的被自己笑到了,一点一点弯下了腰,拼凑出来的笑声沙哑断续。


 


“你笑的真难听。”我终于找到一个插话的机会。


 


王源轻轻切了一声,我确信他肯定对我翻了个白眼。这个认知让我觉得有一点欣慰。至少我还不是对着一个完全没有灵魂的人。


 


笑是王源最具特色的标签。在我印象里,他常常会笑。有时气氛尴尬,他也会为了安慰别人展露微笑。而现在,笑过之后,他似乎缓过来不少,慢慢起身挺直了背。头还低着,从我的角度看过去,和很多年前说着“我想通了”的那个孩子几乎相差无几。


 


“你想说什么,就说吧。我都听着。”其实这句也是假的。我不是很想听他寓意不明的话。如果真的能选择,我只想听他想对我说的话。


 


“哈。”


 


这次他是真的笑出声来,伸出手胡乱的抹了一把脸,然后极轻极缓的叹了一口气。


 


“也没什么,该想的我都想过了……可我到底还是有点儿难过,我觉得我得出去走走。千玺,我太习惯他了。在这里站着我什么都忘不了。有时候我睁开眼睛,真希望这十年只是我做的一场梦。梦醒了我们还是十几岁的时候,每天上学打球拍拍短片,时间就像一阵风似的,今天过了还有明天,明天过了我也知道,他还能在我身边,还能再陪我十年。”


 


“千玺,我们都离梦想靠近了十年。可能我们也成了别人眼中的梦想吧。能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起走过了这十年,我已经满足了。真的。”


 


第一盏路灯亮起来的时候王源终于抬起头对我笑了一下。他的眼睛也在笑,弯成一道漂亮的桥。他笑起来的时候真的还和十年前一样。只是那道桥的终点,有个人最终,还是到不了。


 


 


6.


 


王源宣布去美国进修的事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。毕竟这个多事之秋发生的情况已经够多了,他和王俊凯的事最多算是一个遗憾的绯闻,没人能抓到真凭实据,娱乐圈也没有永远的焦点和话题。他走后不久公司给我接了一部戏。是一出话剧,我演男二号,但和我对戏的都是圈里资历老口碑好的戏骨。经纪人说这出话剧可能根本不会给我带来什么曝光率,但人脉和演艺经历的价值是无限的。能接到这出剧,对我这样的新人来说本身就是一个中彩票一样的好机会。


 


“千玺啊,好好把握。这个剧有一点古典戏曲的元素在里面,这种题材不多见,而你刚好也擅长。一旦演得出彩,你以后在圈子里就能有一个不错的口碑。”经纪人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很高兴。他说的没错,这个机会的确难得,如果抓得住,下一部戏可能就会有质的飞跃。


 


我点着头答应着,眼睛落在剧本上,忽然觉得心头轻微一震。


是《霸王别姬》的选段。


 


经纪人还在说些什么,但我已经听不太清了。我只是一直盯着那段台词,脑海里自动响起的旋律就是那首《当爱已成往事》。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,变幻出一些遥远的场景。


 


很多年以前,也有两个人一起懵懵懂懂的看完了那部电影,又看完了那出戏。也有一个人开玩笑似的揽过另一个人的肩,垂着眼睛,假装漫不经心的威胁对方:“说的是一辈子,差一年,一个月,一天,一个时辰,都不算一辈子!我们也是师兄弟。你说的要陪我唱一辈子歌,所以不能反悔,知道吗?”而另一个笑着挣脱出来,摇着头笑道:“好啊,不过先用你小学毕业的感情唱完这首歌再说吧,哈哈哈。”


 


当初唱着当爱已成往事的哥哥先疲惫的走了,到后来,又是谁唱着这首歌,爱却已成往事。


 


究竟是谁不疯魔不成活,又是谁先在这出戏里仓皇失措的抽身而去。最后一幕,灯暗了,只一线流光,伴咿呀半声,大红的帷幕扯起——


 


初见的时候,你有想过日后,竟会走到难下戏楼的地步吗?


 


 


 


……


“千玺,千玺?”


 


经纪人的手出现在我眼前,我恍然收回神来,有些抱歉的点点头。年长的前辈并没有很在意,伸出手用宽厚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,语气突然变得郑重了很多。


 


“千玺,记着,这场剧是你的,未来的路也是你的。最近的确发生了很多事,我知道你们三个关系亲,这很好啊,但你们毕竟不能替彼此走完这辈子。哎,你们都是很好的孩子,我看着你们长大,我都知道。但是,真的有命这回事儿,人和人的命,就是不同,也不能一起走。”


 


“千玺,别担心他们,我们都给他们一些空间。你们三个人站在一起,是一个组合,过的是组合的生活,走的是组合的路。这人活着啊,就是在演一出戏。可除了自己,别人没办法干预。一旦下了组合的舞台,千玺啊,你还年轻,你还是得好好把握你自己的路,明白吗?”


 


路是自己的。


感情是自己的。


别人的是别人的,并不是我的。


 


我一直以为是自己明白这个道理,他们不明白。


我错了。原来是我一直不明白。


 


两个人的生命要如何交融成一个信仰,如何拥抱,如何消磨时光,如何克服彼此的差异,如何分享彼此的生活与思想,这个命题从来没有结论,即使是最相爱的人都未必能轻易参透这个过程。


 


我是他们最好的朋友,是所有故事里第一个出现的配角,是闪光灯下唯一看穿光芒皆虚幻的第三方,是在刀子落下时能和他们一同感受切肤之痛的人,也是和他们一起走过十年,荣辱与共,心意相通的搭档。


 


看着他们相爱的人有那么多,能触及到的只有我一个。


所以我曾经以为,我大概是不同的。爱着他们的人有很多,支持他们相爱的人也很多。我亲眼见过那些人热烈真挚的心意,也明白他们为之付出了多少努力与感情。


 


我懂,因为我也是。我也想看着他们一路相爱下去,这场爱情虚幻的像美梦,它闪耀在镁光灯下,温柔又甜蜜,像一块易碎美好的宝石。越长大越会发现,美好的东西实在太少了。所以一旦遇到,就恨不得用全身心去捍卫它。


 


那句话怎么说的,对,我们都爱上了别人的爱情。


 


可是最终我才发觉,原来我也不能改变结局。我甚至不能伸出手把他们从流言的深渊中拉起来。他们的世界与我始终隔着太遥远的距离。当我以为我可以做些什么的时候,才发现,在他们的剧本里,从始至终都没有过其他人的戏码。


 


我是他们最好的朋友,是所有故事里没有结局的配角,是看穿一切所以冷静到有恃无恐的第三方,是即使挨刀也挨得不痒不痛的散兵游勇,也是看他们一起走过十年,了解他们所有回忆,也能无动于衷的记录人。


 


 


7.


 


他们从未否认过他们那时相爱过,只是,他们恐怕也从未想过在一起。


 


而我和那些无关的人其实也没什么分别。我们都只是过路的一二看客。过客在心里为他们导演过无数场悲欢离合。但是到了谢幕的时刻,站在聚光灯下的仅是两道虚幻的身影,被流言拉长延伸到两个远方,不是错过,也无法再双手紧握。


 


他们才是主角,那是他们的爱情,预告剪影里,也只有他们的轮廓。


 


而你我。


毕竟只是看客。


 


 


 


-FIN-


 



评论

热度(108)

  1. 欧衡joan无夏之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而你我 不过是看客
  2. 大梦三千一场空无夏之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虐的有理有据没法反驳但是真的…写的太好了…感觉笔下人像是有灵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