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衡joan

他注定只能是天上的星光 万人慕仰 而非属于我一人的月亮

很多东西是说来就来的,也是说走就走的,没有时间准备

薯条宇宙第一帅:

想想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,很多事情都变了。
很久以前喜欢的小孩,在出道后反而是作为路人粉没怎么太关注。
生活的节奏很快很忙碌。闲下来的时候就更抵触麻烦和混乱的地方,所以微博日渐增长的粉丝,有多少人在黑他们,饭圈掐架越来越凶,我都无力去在意。
于是感觉一眨眼好几年一晃而过,他们就这样长大了,长成更好但是也陌生的模样。
然后刘志宏的离开,便是我们这些老粉时代的终结。

是哪里出了错。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...

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凯源夏秋和洋葱合唱的时候,那时候他们还是W&w.还没有成为TFBOYS,知道他们的人很少,喜欢的和黑他们的都很少。
大小王声线完美契合,笑起来一个有小虎牙一个眼睛里有星星。一路看他们相互陪伴着长大努力想要一起站在舞台上唱歌,岁月情长,竹马成双。
美好的情谊却被公司拿来不分场合地恶意卖腐。


看着三周年他们尴尬的的神色和妆容难掩疲惫的面容,我很想哭。


曾经两个只想简简单单地一起唱歌的小孩们,被大人的世界被迫成长为这副模样。


我不知道他们还能一起唱多久。

我还记得千玺刚进公司的时候的锅盖头中分,小小的身子跳起舞来却有惊人的爆发力和掌控全场的气场。
平时又有点不一样,喜欢轻松熊这类可爱的东西,是个弟控,有着千式苏音和小梨窝,好多反差萌点。
被说空降也好被毒唯骂也好公司高层不喜欢他也好,都只是像小时候一样默默地努力着坚持着,有人问他累吗他只会说习惯了。习惯学习各种东西而不在意回报。舞蹈唱歌架子鼓书法变脸魔术还有很多。
所以对他,始于才华,忠于人品。
而今天几乎是全能的他压抑着哭腔和我们说,小时候的千玺同学其实也会累。
别哭啊,我想看你好看的梨窝笑啊。
我再也忍不住泪水,泣不成声。
我不知道他还能和队友们一起跳多久。

我还记得那个夏天刻在记忆里的有着最好看的酒窝笑的刘志宏。
他喜欢演戏,台上逗比台下高冷,不论哪一面我都喜欢。
因为是个对梦想比谁都认真的孩子,被不公平对待却也不争不抢,性子坚韧沉静,也是习惯了默默努力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没有办法不喜欢这个小孩了,甚至日积月累超过了对其它所有人。
他被逼离开后,从来不关心娱乐圈事情的我炸公司,抵触新人,甚至抗拒看到boys带练习生飞。


每时每刻都忘不了,因为我觉得忘了就是背叛。
好看的小孩千千万。可唯有你,是我的独二无一,无可代替。


我从来没有这样过,就算没有结果,也愿意浪费,没有希望,也甘愿等待。
什么都没关系,只求他平安喜乐,能做他想做的事情,过他想过的生活。
可想想还是太遗憾和绝望了。我从此不会再知道他的消息,再也看不到他。我不知道他的喜怒哀乐,不知道他将会去往何方。

今天演唱会的爱出发早已不是原来的爱出发。
小伙伴说已经没有了心动的感觉。是这样的。
当初多好啊,四个小孩一起,非常开心的样子。
那才是初心啊。
还有男生学院自习室:karry男神马班长,千纸鹤幸运星,你的可爱我的帅,土霸村花tell me why。
就算那时候还很苦,设施什么的都很简陋。但是一起练习一起录节目一起出去撸串,那时候一切都是那样的简单纯粹,出门不用戴口罩不会被私生围追堵截,没有人气的束缚和利益的捆绑,是就算看不到未来也甘愿一起努力下去的日子,是最美好的时光啊。

现在呢?
我一直不混饭圈但是也知道一些过分的事情。首先,喜欢不喜欢是个人的自由,但是那些恶毒的行为就没有意思了,什么仇什么怨啊?又没刨你家祖坟至于吗?打着爱的名义伤害的毒唯,你们还不如做个黑粉喷子来得坦荡。
然后狗屠,把陪他白手起家的小孩们当成商品,只要能赚钱别的都不管,然后觉得没有太大利用价值的就逼走,还把人家后路都断了。心黑成这样真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是说着玩儿的?
真棒啊。都这样了还卖什么情怀搞什么回忆杀谈什么初心约什么十年?!
别搞笑了。别再恶心人了行不行。我们由衷地祝愿贵公司早日遭报应早日破产,并且非常期待能有相约坟头蹦迪的那天。

曾经并肩往前的伙伴,连举杯祝福都没有就走散。
曾经眼睛里的星光变成了如今的泪光。仿佛在说着:
I am not happy anymore.

到底还能走多远呢。我不知道。

这真的不是简单的一句承诺,或者一腔热血的梦想就能做到的。
但是有个姑娘和我说过,其实最现实的十年后,是我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工作和家庭,想起曾经喜欢过的小孩,发现时间已经给了他们所值得拥有的一切。
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。
然而生活从不容易。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么一天。
但是,就继续向前走吧。
不是要把肮脏黑暗粉饰成美好善良,
只是不走下去亲眼见证,又怎么会知道呢。

评论

热度(40)

  1. 欧衡joan薯条宇宙第一帅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多东西是说来就来的,也是说走就走的,没有时间准备
  2. 等台风席卷全球!薯条宇宙第一帅 转载了此文字